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兴汉室 > 今天抱歉请个假

今天抱歉请个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梦饮酒者,旦而哭泣;梦哭泣者,旦而田猎。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</p>
  
      长安城,未央宫。</p>
  
      年轻人喟然一叹,以手抚面,终究是认命,接受了穿越到千百年前,从一企业董事穿越成年幼天子的事实。</p>
  
      “你。”少年天子伸手一指,那宦官立即伏身恭听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</p>
  
      “回禀国家。”那宦人见少年不在发脾气暗地里松了口气,出声答道:“今天四月二十,国家病了快有半个月了。”</p>
  
      可还是没问到少年想知道的讯息,少年微微皱起眉头,眼前如水面浮光般跃过几个模糊的人影,大量的记忆开始充斥在脑海,使得他脑仁有些发胀。</p>
  
      “国家、国家?”少年喃喃道,皱着眉,有些不耐的冲人摆手;“你们都出去,没有吩咐不许进来。”</p>
  
      “唯。”那宦人古怪的看了少年一眼,应诺一声,便和众人依次退了出去。</p>
  
      房间内就只留下少年一个人,还有许多未经收拾而散落满地的镜子。少年坐在床榻上,身着一件单衣,两眼空洞无神,似乎在沉溺在某种思绪无法自拔。</p>
  
      良久,他才长叹一声,半是震惊半是不可置信的说道,“我是……刘协?汉献帝刘协?”</p>
  
      是了,自己早该想到的,西汉谓天子为县官,东汉谓天子为国家,魏晋以后合称官家。</p>
  
      自己早该知道的,现在是东汉,自己穿越了!</p>
  
      他从未想过穿越这种事情,毕竟前世生活美满,又过了愤世嫉俗的年龄,实在没有什么想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想法。</p>
  
      但当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穿越真正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刘协脑子里就只剩下mmp三个字。</p>
  
      哪怕是穿越,老天能不能不要捉弄自己?不求皇帝王爷,好歹给个太平盛世的富二代来穿一穿啊,你让我做个窝囊的小皇帝是怎么回事?而且还是那种马上就要朝不保夕、颠沛流离,最后在许昌被曹操架空,窝囊一辈子的汉献帝!</p>
  
      现在摸根绳子上吊还赶得
  
      得上投胎么?</p>
  
      他抬头环顾了这间破败老旧的寢殿,不知道是无奈还是庆幸的自嘲道,“初平三年,再过几天王允就要伏杀董卓,然后就是李郭反攻长安,关中大乱,自己就要受颠沛流离、任人宰割的日子,直到最后被曹操奉迎架空,禅让帝位,然后终了一生。”</p>
  
      如果顺着历史发展的轨迹,刘协最后还能落得一个善终,可自己好不容易来这世间走一趟,岂能就这么碌碌无为?</p>
  
      自己还有很多机会,只要好生布子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一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名将谋臣辈出的时代,并且自己可能会是驭使他们的人,刘协心里便油然而生一种热血,像沸水要从壶中满溢出来。</p>
  
      刘协上下打量着自己那一副柔弱的身躯,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脑中留存的那些可怜的三国知识显然无法在此刻给他有用的办法,当务之急是要干什么?锻炼身体方便以后逃跑?还是练兵自保?或是找信得过的臣子当外援?</p>
  
      就在刘协脑子一团乱的时候,那宦人的声音又从门外响起,“国家,司徒王允、侍中杨琦求见。”</p>
  
      刘协心里一喜,突然想到自己其实并不是身处绝境,有王允这个汉室忠臣在此,如果能跟他达成一致,在诛董之后安抚李郭等将,天下何愁不定。</p>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协立即让人将他们宣了进来。</p>
  
      司徒王允精神矍铄,道:“臣听太医令言,陛下已唾出淤痰,脉象平稳,并无发热之兆,不日即可痊愈。臣谨为陛下贺。”</p>
  
      “这得多谢王司徒的关切。”刘协点了点头,又看了向在场众人,摆手道:“无事便都退下吧,我有话要与司徒说。”</p>
  
      王允见状,心下起疑,尚不知皇帝突如其来的举动代表着什么。</p>
  
      众人刚一出去,刘协便凝声问道:“太师安在?”</p>
  
      “太师尚在郿坞,返程车马为风雨所阻,要明日才到。”</p>
  
      刘协这时没了声响,好半天才斟酌道:“王司徒与他人私下谋划的大事,难道就不打算告诉我么?”</
  
      /p>
  
      王允悚然一惊,下意识的反驳道:“陛下何出此言!”</p>
  
      刘协没想到王允反应会这么大,还未有所发话,却被王允接下来的话给镇住了。</p>
  
      “陛下近日可是听了旁人的闲言谮语?臣与太师忠心为国,陛下可别听信了旁人的离间之计!”王允厉声说道,言语里哪有一丝恭敬的意味?</p>
  
      刘协心里有些不悦,没想到自己穿越来第一个信任的臣子会这么不把他当回事,忍着脾气与王允好生说了些话,却无不遭到王允的否认。甚至刘协迂回问到朝中政事,王允也梗着脖子说刘协年纪尚小,还不宜过问为由拒绝回答。</p>
  
      本以为王允在历史上好歹有个忠心的名声,刘协还想着依靠、扶植王允,为自己掌握朝堂,平定天下提供便利。没想到王允不知是出于私心还是别的,对刘协的暗示如临大敌,这让刘协百般恼火,最后再也谈不下去了。</p>
  
      “既如此,司徒且好自为之!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